评论:腐败“交叉感染”,反腐得有“新药”

  深圳海关再现“抱团腐败”样本。据新华社报道,深圳皇岗海关物流监控处物流监控六科8名关员涉嫌放纵走私一案日前在法院开庭,庭审披露出的腐败案情令人吃惊:科室间、上下级、前后任,“腐败毒素交叉感染”,甚至建立起了腐败机制、分配标准。这一重案和去年爆出的深圳沙头角海关腐败窝案十分类似。

  从深圳海关这两次爆出的问题来看,腐败已经渗入了科室的每一个成员,每个角落,“收钱放行、按岗分赃”成了科室内的惯例。“严密的制度”下,人换了,腐败还可以继续。如此明目张胆,如此毫无顾忌,皆因为大家都是“自己人”,“利益共同体”,一个窝里“大家都贪”,相互之间不用担心被告发,胆子也就越来越大。正如原物流监控六科副科长张斌在法庭上所说,他在工作中慢慢感觉到了物流公司给科里送了“好处费”,“但我没有捅破这层窗户纸”,“因为我不想把自己边缘化,成为孤家寡人。”

  张斌的话,其实说出了“腐败毒素交叉感染”的危害。本来不涉腐败的人,本来清白的一个干部,“轮岗”到了这个“腐败的小圈子”,就像感染了病毒,失去了抵抗力,最终又去感染别人,把更多的人“拉下水”。试想,如果这种“腐败毒素”不断感染、扩大,一个接一个,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儿。

  不是没有“约束”,关键是以前预防腐败的老办法面对“交叉感染”失去了作用。比如,皇岗海关内部人员也在轮岗,然而因为利益的关系,在物流监控六科科长、副科长、“联系人”的人事更替过程中,腐败链条却始终未断,而是“代际相传”下来;再比如海关也有内部监察部门,然而在腐败窝案猖獗走私成“公开秘密”之时,监察部门却称“毫不知情”。可以说,在“抱团腐败”模式下,原有的很多监督模式已经形同虚设:表面看似有约束,实际上已经门户洞开。

  如何切断腐败“交叉感染”“代际相传”链条,成为摆在各地纪检监察部门面前的一道“难题”。当然“难题”并不是没有破解的办法。信息公开了,监督跟上了,所谓的腐败窝案其实并不容易“隐藏”。以深圳沙头角海关腐败窝案为例,案发前走私分子当街装车,旁若无人,连中英街社区居民都“知道哪些人、哪些车在走私”。因此,如果有完善的信息公开制度,畅通的举报通道,“抱团腐败”很容易被“一锅端”。这需要在制度建设方面不断创新,及时应对各种新型腐败病毒。(吴金彪)

 
友情链接: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全站链接:
毕节中国旅游局-中国-毕节
2012 毕节中国旅游局版权所有. 创作者 【浙ICP备94292320号】【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8830811】
 
pk10开奖结果_nGTpeM2 pk10开奖结果_wdJMz pk10开奖结果_s2gc6z pk10开奖结果pk10开奖结果_iwpNQ pk10开奖结果_vOzZCT pk10开奖结果_1VDei pk10开奖结果_zFHb4 pk10开奖结果_IRsfS pk10开奖结果_QSGL1x pk10开奖结果_TNp9NH